杏吧欧洲杯_性吧_【奥运会竞猜赢大奖】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同城上门

  • 私人约炮

  • 高端约炮

  • 澳门新葡京

  • 同城约炮

  • 杏彩娛樂

  • 银河贵宾会

  • 皇冠体育227

  • 澳门新葡京

  • 杏彩体育

  • 杏吧推荐

  • 澳门新葡京

×

选择推广文案

【墙外的春天】【第143部分】【作者:一万年】

https://www.chinase.space/?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220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转帖] 【墙外的春天】【第143部分】【作者:一万年】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4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2208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23-9-18 06:39:22 | 只看该作者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whitewolf 于 2023-9-18 10:26 编辑

  
微信、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
  透过门缝,看着侧躺在床上的葛诗诗,张业就被葛诗诗那双很修长的大腿给吸引了。而且,葛诗诗还穿着肉色丝袜,所以就无形中让葛诗诗的魅力值增加了不少。

  在门口站了片刻,张业就走了进去。

  怕被王立强看到,张业还特意将门掩上。

  站在葛诗诗边上,张业就面带微笑地欣赏着这个已经有八年没有见过面的女人。他真的想不到八年会让青涩的葛诗诗变得如此美艳成熟。精致的五官,高高隆起的雪峰,一手可握的杨柳腰,翘挺的屁股,还有那双毫无赘肉的大腿……就算再挑剔的男人看到葛诗诗也会驻足赞叹,赞叹造物主创造出了一个趋于完美的女人。

  怕吵醒葛诗诗,张业都不敢坐在床上,他就是弯下腰看着葛诗诗那泛着些许红晕的脸蛋,更是被那殷红的嘴唇给吸引了,他甚至想去品尝葛诗诗的香唇。

  八年,整整八年。

  想着跟葛诗诗相识相知到相恋,张业真的是感慨万分,甚至想回到过去改变毕业时的自己的想法。

  要是那时候张业愿意跟葛诗诗一块去漳州,说不定他已经跟葛诗诗结婚生子了。

  张业并不是说周璐不好,只是初恋太单纯,是每个人心里挥之不去的回忆,所以阔别八年见到初恋女友,张业自然会产生一些近乎奢侈的妄想。

  盯着那微微张开的嘴唇,看着那深深的乳沟,张业喉咙变得越来越干,他的理智更是一点点地被欲望吞噬着。他明明知道自己该离开,要不然可能会给两个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可他就是下不了决心。

  咽下口水,张业的腰就继续往下弯。

  看着那闪着些许光泽的嘴唇,张业气都有些喘不过来,所以完全把持不住的他就俯下身吻住葛诗诗的嘴唇,并吮吸着那极为香甜的唇瓣。

  葛诗诗确实睡着了,但她睡眠很浅,所以突然被人吻住后,她就睁开了眼。

  第443章久违的感觉

  睁开眼,见是张业,葛诗诗就被吓到了。就算不睁开眼,她也知道吻着她的人不可能是她丈夫,因为她丈夫几乎不跟她接吻,她丈夫特讨厌体液交换。

  回过神,葛诗诗就立马将张业推开。

  看着眼里尽是惊恐的葛诗诗,酒劲上来的是张业就再次凑过去。不过这次张业没有直接跟葛诗诗接吻,而是轻轻且温柔地抚摸着葛诗诗的脸蛋,并被那细腻的触感给吸引了。

  这么摸着,葛诗诗倒是没有反抗,她就是静静看着面带微笑的张业,并想着跟张业的过往。

  因为对现在生活的不满意,所以回忆就会更值得珍惜和回味,甚至会让葛诗诗有回到过去的打算。

  想着想着,葛诗诗的眼睛就湿了。

  见状,张业就坐在了床边,并小声问道: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要是没有喝酒,葛诗诗会极为肯定地回答自己过得非常好,丈夫也很爱她。可喝了酒,加上张业还像当初那样抚摸着她,她就没办法欺骗自己和张业,所以就略带伤感地倪喃道:我想说我过得很好,但事实上我过得不好。

  家庭,工作?

  工作其实我一直都挺满意的,家庭的话,我跟他一直没有孩子,然后那方面也有些不尽人意,呵呵。

  房事吗?

  嗯,停顿了下,微微闭着眼享受着张业抚摸的葛诗诗继续道,太具体的我也不想跟你说,因为我从你眼神里看出你还是在乎我的。要是我抱怨的话,你一定会有某些想法。呵呵,张业,我可以感觉得出你一直都没有变。

  你也没有变。

  变化可大了。

  哪里,我怎么看不出来?

  舔了下嘴唇,葛诗诗道:你曾经很喜欢摸的地方。

  盯着葛诗诗的胸,张业问道:现在还有没有,让人摸着你的胸睡觉的习惯?

  我跟他睡觉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抱在一块,更别说是像你那样摸着我的胸了,微笑着,葛诗诗继续道,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喜欢让你摸着我的胸。每次你来我宿舍睡觉时,就算你不摸着我的胸,我也要解开扣子让你手伸进来。只要你手放在我的胸上,我就特别的有安全感。要是说给别人听,别人还以为我心理有问题,呵呵。

  你为什么要跟他结婚?

  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我不会回答你的。

  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了,可我还是希望你过得好一点,说罢,张业就俯下身吻住葛诗诗嘴唇。

  这次,葛诗诗没有拒绝张业,而是主动勾住张业脖子,并将香舌探进了张业嘴里,还用力吮吸着张业的嘴唇。

  而当张业的手握住葛诗诗胸时,葛诗诗就唔的发出了呻吟,随后两条腿就闭得非常紧,还微微摩擦着。

  尽管隔着衣服揉着,但张业还是被这柔软的手感给吸引了,他更是不由自主地跟八年前作对比。

  那时候葛诗诗的罩杯是A,基本上没什么料,但张业特喜欢舔葛诗诗的胸,因为她的樱桃非常粉红,而且乳晕也很浅。

  现在呢,葛诗诗的罩杯已经达到了C,手感非常好。

  张业也不知道葛诗诗胸围变大是被性爱滋润,还是时间沉淀,但他已经不在乎这么多了,他只想象从前那样跟葛诗诗亲热。

  而且,张业还要做一件曾经没有做过的事,也是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事。

  那时候张业太单纯,总是想将葛诗诗的第一次留到结婚那晚,所以在某个将葛诗诗舔得欲火焚身,甚至还听到葛诗诗叫他插进去的晚上,张业依旧没有插进去,所以葛诗诗脸上就出现了很难受的表情。

  而现在,经历了太多的张业不会再那么单纯,他要继续那晚没有做完的事,并让葛诗诗好好尝一尝做女人的美妙滋味。

  所以,在吮吸着葛诗诗香舌的同时,张业就将葛诗诗连衣裙的吊带往下拉。

  葛诗诗知道张业想干什么,她更知道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应该立马拒绝张业才对。可她很喜欢这种充满互动的亲热,所以她没有拒绝,反而忍不住隔着裤裆摸着张业那根,并被那比钢铁还来得坚硬的错觉给迷住了。

  葛诗诗非常不喜欢跟丈夫亲热。

  其实她跟丈夫那根本就不算亲热,每次都是她丈夫有需要的时候就让她趴下去吸,然后缴械投降了爽了就呼呼大睡或者看经文之类的,葛诗诗甚至忘记了丈夫上次摸她阴户是什么时候,更忘记了上次做的具体时间。

  总之,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但是呢,葛诗诗又觉得她丈夫姓欲其实挺旺盛的,要不然不会两三天就让她吸并吞精。

  每次给丈夫吸并被摸雪峰时,葛诗诗的感觉会来得很快,可她根本就不能主动说自己想做,她只能强忍着,等待丈夫主动将她压在床上之类的。

  可惜,那简直就是奢望!

  所以,葛诗诗一直希望能跟丈夫充满互动,就比如现在她跟张业这样。

  抱紧葛诗诗并解开她背后的扣子后,张业就将她的文胸给脱了下来。

  看着那两颗盈盈起伏着的雪峰,见葛诗诗的樱桃颜色虽然深了一点,不过还是能看出些许的粉红,所以颇为激动的张业就直接将葛诗诗压在床上,并握住两颗雪峰使劲揉着,更是用嘴巴舌头刺激着葛诗诗。

  尽管已经隔了八年,可葛诗诗还是找回了当初跟张业亲热时的感觉,她更是闭上眼享受着这熟悉的感觉。

  张业的手法几乎跟当初一样,但葛诗诗却变得不一样。

  当初葛诗诗基本上就是躺着,没有其它动作,可此时的葛诗诗正隔着裤裆摸着张业那玩意,或者是略显激动地摸着张业的身体。

  怕夜长梦多,张业的手就伸进葛诗诗裙内,并将她的内裤往下拉。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第444章愤怒的男人

  走进来的是王立强,这毋庸置疑。

  只不过在门被缓缓推开的时候,机灵的葛诗诗就将张业往床的另一侧推,早就预料到王立强可能进来的张业就顺着往床的另一侧滚去,随后就落在床下,并紧紧靠着床。

  因为床底下的空间太小,所以张业没办法钻进去,最多就是让左肩伸进去。

  所以,要是王立强躺在床的右侧,他就绝对会看到张业。

  张业的速度很快,加上王立强又醉又困的,压根就没有听到动静。

  至于葛诗诗呢,睡觉的时候本来就是要脱文胸的,所以她正镇定地将文胸放在床头柜上,并将早就被刘旭脱到腰际的裙子继续往下脱。

  坐在床上,看都没看妻子的王立强就低着头问道:小张他人呢?

  我也不知道,葛诗诗笑得有些牵强,我刚刚睡着了,还想问你他们是不是走了呢。老公,你推门进来也应该先敲一下,要是他没走,岂不是看到我在换睡衣了?

  打了个呵欠,王立强道:要是他还在,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推进来了。你也真的是,你要换的话,好歹也确定他有没有在外面,怎么能连门都不锁就开始换?

  没有听到动静,我就以为他没有在了。

  又打了个呵欠后,王立强就躺在了床上。

  看着只穿着一条内裤却没有去拿睡裙的妻子,王立强那谦和的眼神就落在了妻子饱满挺拔的雪峰上,随后他就开始解皮带。

  这个动作对葛诗诗来说再熟悉不过,她要做的事也很简单,就是凑过去帮丈夫吸。要是平时,葛诗诗自然会照办,她还会以自己变得越来越娴熟的口技让丈夫射出来。可此时张业就躺在地板上,而张业是她的初恋情人,刚刚她跟张业还非常的亲密。

  所以要在初恋情人面前给丈夫吸,葛诗诗都觉得这是很大的折磨。

  将长裤跟内裤脱下并扔向右侧后,王立强两只手就交叉着枕着后脑勺。

  盯着差点扔到自己身上的裤子,张业就变得非常的惶恐。张业也知道葛诗诗会跟丈夫做,可他不想亲眼看到,这会让他非常的不爽,毕竟葛诗诗是他的初恋情人。

  看着丈夫那根半软半硬的玩意,葛诗诗眉头就皱得非常紧。

  妻子平时都很顺从,甚至是王立强的裤子还没脱下来,她就已经会凑过来。所以看到妻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神情还显得有些忧郁,王立强就皱起眉头并问道:怎么了?

  没事,笑了笑,葛诗诗就爬了过去。

  尽管不愿意,葛诗诗还是跪在丈夫两腿之间,并将那玩意吸进了嘴里,随后就啾啾地吸吮着。

  被吸着,王立强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就像平时那样把玩着妻子的雪峰。

  尽管看不到,可张业能听到那啾啾的吮吸声,这让他又愤怒又惶恐,可他不敢制止这一切,因为他们是夫妻!

  妻子给丈夫吸很正常,可因为葛诗诗是张业的初恋情人,而且还从来没有给张业吸过,所以一想到王立强这个老男人竟然得到了这个待遇,张业两只眼睛都在冒火。

  就算现在制止那又能怎么样?指不定明天王立强又叫葛诗诗给他吸。

  所以呢,张业只能一肚子火地等待着,他甚至能想象得到葛诗诗用力吮吸或者是用香舌去舔王立强那根的画面。

  持续了十分钟后,王立强终于忍不住了,随后就将精华都送进了妻子嘴里。

  咕噜~咕噜~

  咽下的时候,葛诗诗是不想发出任何声音的,可她还是发出了吞咽声。她甚至觉得此时的自己极度下贱,就像是那种红灯区里的女人,她甚至觉得躺在地板上的才是自己的丈夫,躺在床上的王立强只不过是个陌生男人。

  听到吞咽声,张业拳头就握得非常的紧。

  很少妻子会愿意吞精,所以对于王立强得到的待遇,张业就更加的窝火。

  张业不是因为以前葛诗诗没有给他吸或吞精而窝火,他就是不希望葛诗诗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做这些,毕竟葛诗诗是他的初恋情人。

  葛诗诗以前的习惯是吞咽后立马去漱口刷牙,可因为张业就在一旁,她不敢贸然离开,所以她就是爬到床上去拿纸盒。

  跪在床边的那一瞬间,葛诗诗就用有些无奈的神情看了眼张业。

  和葛诗诗对望的那一瞬间,张业还看到了葛诗诗嘴边有王立强的液体!

  见张业很生气,葛诗诗胸口就很闷,随手拿过纸盒后,她就爬到丈夫面前,并抽了两张纸帮丈夫擦拭。

  将纸巾扔进一旁的纸篓后,葛诗诗就抽了两张纸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并道:你晚上喝了挺多酒的,你要不要去上个厕所?

  刚刚进来的时候已经上过了。

  见丈夫要去拿挂在衣橱前的睡衣睡裤,葛诗诗就急忙去拿。

  将睡衣睡裤递给丈夫后,站在床边的葛诗诗就开始穿睡裙。她这个角度能看到张业,她是张业的初恋情人,她当然知道张业心里的感受,所以她也很难受。

  难受归难受,她现在正在想着该如何让张业离开。

  见穿好睡衣的丈夫直接盖上被子闭上眼,葛诗诗的眉头就皱得更紧。她很讨厌看到这一幕,因为每次她丈夫射完后不是干自己的事,就是闷头大睡,搞得她好像是个小姐。就算没有做,但射完后至少也得好好温存温存吧?

  几乎每次,葛诗诗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她从来没有说出口。

  因为,要想改变一个人的习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不如自己学会适应。

  见丈夫平躺着,葛诗诗就盯着窗户。

  卧室的窗帘有两层,一层很薄,一层很厚。薄的很通风很透光,作用就是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厚的呢,能将光线完全遮住。

  所以,葛诗诗就走过去拉起了厚的窗帘。

  拉起窗帘,见丈夫还闭着眼,看着张业的葛诗诗就竖起大拇指指了指房门,随后葛诗诗就走过去关掉了卧室里的灯。

  如此一来,卧室就陷入了黑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第445章挥之不去的怀疑

  一般来说,闭着眼的人的听力都会比平时要好,尤其是在周围都很安静的时候。所以要是张业发出一丁点声音,王立强很可能会立马睁开眼,然后报警,或者是将张业赶出家门。

  赶出去其实没什么,张业就担心会被妻子知道。

  所以呢,在行动之前,张业就小心翼翼地脱下了拖鞋,接着就像一条狗一样沿着床边慢慢爬行着。

  这就是偷情的代价。

  当然,这代价实在是太小了。要是事情往最恶性的方向发展,很可能就是周璐会跟张业离婚。毕竟周璐已经被伤害过,要是知道张业竟然跟女邻居搞上,她估计会崩溃得没办法再原谅张业。

  见张业已经爬了过来,葛诗诗就将门打开。

  客厅还亮着灯,所以房门打开之后,卧室就有了光亮,眼睛被刺到的王立强就本能地转向床的里侧。

  张业爬出卧室后,葛诗诗就走出门并掩上门。

  因为丈夫在卧室,葛诗诗都不敢说话,眼圈有些红的她就指了指大门。

  张业现在思绪很乱,他甚至觉得葛诗诗嘴里还有王立强的液体。妻子给丈夫吸很正常,可张业就是很不爽。不爽归不爽,生活在现实里的他也不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跑进去将王立强暴打一顿,并像小说里的男主角那样拉走葛诗诗吗?

  不可能!

  现实终归是现实,所以就算有些窝囊,张业还是必须遵守基本的规则。

  长吐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的张业就走向大门。

  张业打开锁的时候,他是尽量慢,所以并没有发出声音。不过在张业拉开铁门的时候,转轴就发出了非常明显的声响。

  你要出门?

  听到丈夫的声音,葛诗诗还想说自己是将垃圾提出去扔,不过看到张业的手势后,葛诗诗就应道:肚子有些饿,我想下去吃个点心。

  哦,早点回来。

  我知道的,说完,葛诗诗就折回房间披上了一件长外套。

  葛诗诗走出房间的时候,穿上皮鞋的张业已经站在了外面。

  对着张业笑了笑,葛诗诗就穿上拖鞋走出去。

  你先下去,顺便帮我点一碗扁食。

  好的。

  葛诗诗走到下一个楼层后,张业就拿出钥匙打开门。

  这会儿,也喝了点酒的周璐正趴在床上睡觉,所以走进卧室的张业就替妻子盖上被子。在盖被子的时候,张业还俯下身吻了下妻子那惈露出的香肩。

  见妻子已经睡着了,没有说话的张业就往外走。

  张业还没有走出卧室,依旧闭着眼的周璐就用极为慵懒的声音问道:回来啦?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被你吻醒了,睁开眼看着站在门口的丈夫,周璐轻声道,你晚上也喝了不少的酒,赶紧去洗刷,然后上床睡觉。

  张业还要下去跟葛诗诗聊天,所以他就道:刚刚酒喝太多,菜都没怎么吃,所以我要去吃点点心。

  昨天张业去吃点心,周璐其实就有点担心,她担心丈夫是去跟张玉佳幽会,因为张业很少会去吃点心。现在又听到丈夫说要去吃点心,周璐自然就更担心了。周璐最近都没有发现丈夫有跟张玉佳联系,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之间就绝对没有联系。

  尽管担心,可周璐还是道:嗯,早点回来休息。

  我知道的,你困的话就先睡,说了声,张业就走了出去。

  张业下楼的时候,心神不宁的周璐就站在了床边。

  看着正慢悠悠地往小区门口走去的丈夫,周璐的眉头就皱得非常的紧,她真的很担心丈夫是去找张玉佳。直到丈夫消失在了视线里,猜到丈夫应该是在吃点心的地方,周璐还是没办法安下心。

  想了片刻,周璐就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电话通了之后,周璐就问道:睡了吗?

  跟玉佳姐在看电视,怎么了?

  就是很久没有给你打过电话,想知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啦,姐姐你不用担心,反正只要有玉佳姐陪着我,我都会很好的。

【未完待续】

字数:5,433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whitewolf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24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杏彩体育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体育杏彩娱乐后宫导航杏书宝典杏吧APP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4-7-23 12:31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